无授权翻译:What Friends Are For(荒真)[Persona3]

标题: What Friends Are For
作者: Anonymous
分级:General Audiences
Fandom:Persona 3
配对:荒垣真次郎/真田明彦
地址: http://shirakawablvd.livejournal.com/1014.html?thread=377334
Prompt: aki/shinji
one gives the other food poisoning
this is, uh, a really embarrassing kink,but INFINITE FLOWERS AND LOVE to whoever fills it.

“‘首先将鸡排解冻,切成薄片。’这是鸡排吗?可包装写的是‘鸡胸和大腿’。”明彦把脑袋埋在一本初学者菜谱中。很久以前,真次郎曾经教过他几次做鸡肉的方法,他相信真次郎喜欢做菜是出于享受自给自足的成就感,今晚他也想体验一下那种感觉。

明彦非常有自信,在这本菜谱的帮助下,他能独立准备出一顿饭来。无论如何,他不可能比风花做得还难吃,不是吗?

真次郎终于回到了SEES,在明彦看来,没有什么比一顿热乎乎的、自己亲手准备的晚饭更适合作为欢迎他回来的惊喜。不走运的是,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晚餐时间的宿舍里只剩下他和真次郎两个人,遇到问题他不可能向真次郎去寻求帮助,否则这个惊喜就会变得毫无意义。

明彦把自己的鸡肉和菜谱照片上的比较了一下,这块看起来要更厚、更大一些,不过基本形状差不多。他已经按照菜谱的指示洗了手,热好了油,但菜谱上没有说怎么将冷冻的鸡肉解冻。他思考了一下,真次郎在做饭时似乎也没有经过什么特殊的处理程序,他确定他就是那样把肉直接拿出来的。

没问题,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料理的诀窍,做出好吃的东西一点也不难。他尽其所能地弄熟了那块鸡肉,把朝外的那一面烧到白色,然后从锅里乘出来,浇上酱汁。他把鸡肉盖在一盘米饭上,端到真次郎的房间前,小心地敲他的门:“真次!你在吗?”

“什么?”一个模糊的声音不耐烦地回答。

“我能进来吗?”

“随你便。”真次郎说。明彦推开门,然后看见自己最好的朋友正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地踱来踱去。他回来只带了很少的行李,大部分是旧杂志,同龄高中生离不开的校服鞋子参考书文具在这里一样都见不到。除此之外,房间地上还堆着几件童年时代的摆件和一些自己做的小玩意,比如一个机器人模型,一个涂着彩虹条纹的陶瓷杯,一些孤儿院时的照片,以及一套破破烂烂的游戏卡片。

明彦端着盘子走了进来,真次郎很快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。“别把盘子放在地上。”他不耐烦地说,这一定是明彦骚扰自己的某种新的方式。

“这也是我要说的,来。”明彦把盘子推到真次郎面前,微笑着递给他筷子:“作为‘欢迎回来’的礼物。”

“哼。”真次郎慢慢把盘子端到眼前,里面的东西无论卖相还是气味都相当不错。他面带笑意地吃下了第一口,随即,嘴角上的弧度转化成了万年紧锁的眉头。明彦坐在地上,一面摆弄手机一面自豪地看着真次郎埋头大吃。真次郎一言不发地把盘子舔得干干净净,连一粒米都没有剩下,明彦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需要问的了,毋庸置疑,他干得不错。

 

时间到了这天夜里,该上床睡觉的时候,明彦打算再看一会书。他穿过走廊来到大厅的饮料机前买了点喝的东西,就在拿着罐装果汁悠闲地往回走时,一阵奇怪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。

那是一种有些恶心,又有些痛苦的声音,像是有人在一边气喘吁吁,一边大吐特吐。

顺平的房间在楼下,乾的声音没有这么低沉,“……真次!”想到这里,明彦连忙冲向真次郎的房间。他使劲推开门,只见自己的好友正倒在桌子和衣架之间的角落里,整个人狼狈地缩成一团。尽管身上裹着双排扣大衣,真次郎始终哆嗦个不停,他的两条胳膊牢牢地巴着一个垃圾桶,如同土色的脸上,眼角有些发红。他的衣领皱皱巴巴地垂在肩膀上,“真次!”明彦在他的身边跪下,伸手搂住好友的肩膀。

“离我远点。”真次郎大声咆哮,对眼前的人视若无睹。

以垃圾桶作为提示,明彦意识到真次郎的健康似乎出了问题,遗憾的是,两个少年依然没有发现,造成问题的罪魁祸首正是明彦烹制的鸡肉。那顿晚餐表面上看起来已经熟透,内里却仍是生的,某种不知名的细菌导致了剧烈的腹痛。“别担心,真次,你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
“唔。”真次郎眉头紧锁。不得不承认的是,比起对他人,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显然关注不足。“滚远点。”

“真次——”

“我说了滚远点。”真次郎大吼,同时哆嗦得更加厉害。

在大多数时候,明彦都是个听话的家伙,但今晚的情况明显是个例外。“抱歉,但是我不会走的。”他的脸上满是忧虑:“你的胃现在好受些了吗?你应该躺在床上好好休息。”他站起身,小心翼翼地抓住真次郎的胳膊:“我扶你起来。”真次郎毫无反应,始终抱着垃圾桶一动不动,明彦努力地尝试了好几次,真次郎就像一块水火不入的大石头般牢牢躺在地上。

“……哈?!明,你个混——”话音未落,明彦平日的训练终于显示了成果。他像一个使出浑身力气的新郎般扛起了真次郎,把他拖到床前,扔进了被子里。“你这个该死的白痴!我的胃都要被你颠出来了!”真次郎边骂边捂住肚子,但明彦对他的抱怨充耳不闻,无论如何,对于真次郎来说平躺和休息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“对了,你这里还缺些东西,尤其是睡衣。”明彦提起垃圾桶,整个人看起来该死地顽固:“我马上回来,你先休息几分钟。”说完他就转身走出了房间,留下一脸怒气的友人蜷缩在床上。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,真次郎飞快从被子里滚下床,他要马上冲进男厕所的隔间把自己锁起来,这样直到胃疼过去都不会有任何可恶的家伙来打扰。

不幸的是,他的期望又一次落空了。他使劲拧了几下把手,发现房门纹丝不动,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被锁在了里面。真次郎讨厌岩户台分宿舍配备的各种高科技安全措施,在这里,房门能从里面反锁,也能通过控制室从外面锁死。明彦,作为SEES最早的成员之一,拥有控制安全设备的最高权限——其中就包括一个能任意遥控宿舍门锁的小盒子,这东西现在就揣在他的口袋里。

过了不知多久,房门解锁的电子音终于跳进了真次郎的耳朵。他猛地甩开门,刚好迎上两手提得满满,一脸傻乎乎微笑的明彦。“怎么了?”他不解地问:“我说了我一会就回来。去床上好好躺着,你需要休息。”

真次郎瞪了一眼明彦,拖着步子走到床边坐下,他的后背又冒起了冷汗,食物中毒着实把他折腾得够呛。

明彦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掏出来摆在桌子上,随后又把收拾干净的垃圾桶放在床边能轻松够到的地方。真次郎围着被子一脸不悦地盯着明彦的后背,但当一套蓝色睡衣出现在他眼前时,他的表情蓦地变了。

“蠢货。”

“嘿嘿,继续啊,别假装不认得这些旧衣服。”明彦笑出了声。真次郎火冒三丈的样子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熊。“什么,需要我帮你穿吗?”他一面说着,一面突然毫无预兆地走到真次郎身边,从下面拽住了他的高领衫。

“嘿——嘿!明,住手,我可以——”他的下半句话淹没在兜头而过的长长的领子里。明彦得寸进尺,一面发出挑衅的笑声一面挠着真次郎,试图把他的裤子也趁机剥下来。在静电的作用下,真次郎的头发张牙舞爪地漂浮在空气中,他怒吼道:“你搞得我又想吐了!别以为我会上你的当!我才不需要你的帮助!”

“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,生了病的人都会这样,不过没关系,真次,坚持一下就过去了。”

“闭上你那张愚蠢的嘴。”真次郎一把拽过明彦手中的睡衣,把它们慢吞吞地套在身上。

“喂。”突然,明彦高声打断了他。真次郎愣了一下,这才发现睡衣的前襟已经被猝不及防地抓住。他闭上眼睛扭过头,等待着明彦揍过来的巴掌,但出乎意料的是,明彦的手指停在了纽扣的边缘:“你总是把扣子系得乱七八糟。”他边说边轻声傻笑,等到扣子被整理成漂亮的一排时,真次郎的脸已经涨得通红。

“…啧…”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个需要别人照顾的孩子,明彦总是这么说。

“看起来不错。”明彦替真次郎盖好被子,又把他身下的褥子铺得平平整整。等到一切都收拾得无可挑剔,他打开一罐苹果汁递给真次郎:“给,你需要补充水分。小口小口地喝,不要猛灌下去。”

“好的,‘妈’,我又不是笨蛋。”真次郎很不耐烦。他慢慢地喝着果汁,里面的确有几分水果的滋味,明彦把带来的东西一样样安置在房间合适的地方。他在垃圾桶里垫上新的塑料袋,在床头准备了面巾纸,还给自己的好友多加了一床毯子。最后,他面对真次郎坐下,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对方的前额,这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令真次郎差点被嘴里的东西呛得咳嗽起来。

“喂,放松,真次,你还好吗?给。”明彦说着拿起垃圾桶,他怀疑真次郎是不是还在恶心。

“不——不,我只是……呃……嗯……”真次郎犹豫了数秒,然后叹了口气。

“你的额头不热,脸却很红。我希望你不要发烧。”明彦轻手轻脚地摸了摸真次郎的头发。

“……我会没事的。”真次郎尴尬地回答。他对刚才的自己有些泄气,这不是一个吻,明彦只是在检查体温,他却在一瞬间动弹不得。“我会……”他把喝空了的饮料罐扔进垃圾桶,一只手紧紧攒住小腹,明彦又拿着垃圾桶在他面前晃来晃去,还热心地帮他按摩后背。不幸的是,真次郎完全不需要这些东西,明彦的掌心里仿佛有一种奇异的、令人安心的力量,这个念头刚一出现,便不由自主地占据了真次郎的整个意识。

“你的胃里可能已经空了,不过最好先不要马上吃东西。”明彦咧了咧嘴:“等你明天感觉好些我再给你弄吃的。”他把垃圾桶放回床头,然后托起真次郎的一只手,将对方的手指和自己的交握在一起:“……我很高兴你能回来,我每天都在想你。”
“好啦,你只是在想Castor而已。”真次郎说,虽然光是保持正常呼吸就几乎要耗尽他全部力气。

“不是这样的,你知道。也许其他人想要的是Castor的战斗力。”明彦又凑近了一些,然后把真次郎轻轻搂住:“我只是想要你,笨蛋。”

“……”真次郎凝视着交叉在一起的两只手,把自己的脸颊默默贴紧了对方。

“你的胃怎样了。”

“还是不舒服。”

“躺下睡一会吧。”明彦小心地安抚着真次郎的后背,站起来替好友掖好了被子,然后坐在床边拍着他的头发。翻身的时候,真次郎忍不住照着枕头狠狠锤了几拳。不久之后,他的意识逐渐陷入了模糊,他好像感觉到明彦在起身离开前吻了他的额头,以一种郑重其事的方式。

“嗯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FIN

评论
热度 ( 7 )

© 怪兽图鉴 | Powered by LOFTER